mg电子游戏是什么规律
返回主頁 | 加入收藏

新聞資訊

聯系我們

  • 電  話:0510-83076070
  • 傳  真:0510-83076099
  • 聯系人:鄭先生
  • 手  機:13912493450
  • 網  址:www.jdqbsl.tw
  • 地  址:無錫市北塘區江海西路雙河苑610-35號

當前位置: >> 新聞資訊 >> 飲食新聞

湖南豬場污染稻田 老板為政協委員自掛公安招牌

湖南豬場污染稻田 老板為政協委員自掛公安招牌

郝家埡水庫大面積死亡的魚。澎湃新聞 王萬春 圖

湖南豬場污染稻田 老板為政協委員自掛公安招牌

黃顯榮捧著谷倉的稻米,呈現著黑色。 澎湃新聞 王萬春 圖

湖南豬場污染稻田 老板為政協委員自掛公安招牌

田間地頭有村民抓起泥土,全是豬場的排泄物,水稻因此而長的深綠。 澎湃新聞 王萬春 圖

臭氣籠罩的湖南常德市臨澧縣雨臺村,黑水滾滾泛起白沫,魚蝦盡死,稻田荒廢,這是當地一家養豬場排污造成的景象。

法院判定企業治污,當地環保局責令整改,但幾年過去,夾雜著銅、鉛、鎘等重金屬元素的污水,依然排向沿途的農田河溝,經澧水后流進洞庭湖。

污染問題懸而未解,環保監督與執法為何缺位?調查發現,養豬場還是一家有“背景”的企業。

被污染的村莊

2014年7月12日下午2時許,臨澧縣柏枝鄉郝家埡水庫,村民胡興忠打著雨傘蹲在大壩上釣魚。濕潤的空氣里,彌漫著一股豬糞的味道,還有淤泥的腥味。

站在水庫的壩子上望去,滿眼青山,但腳下的水是黑的。水庫的下游就是雨臺村和千畝稻田,排出的水,經農田后匯集到澧水,終流進洞庭湖里。

“這里沒有魚,釣不到。”胡興忠似乎不耐煩了,他拉起了魚竿后說,釣了兩個多小時,還兩手空空。

水庫中的魚由該縣富達養殖業專業合作社養豬場放養,但幾乎死光了,偶爾釣上來幾條,“魚兒身上有黃色的斑點,就像劃破受傷了一樣,不能吃。“胡興忠對澎湃新聞說,自己也就是釣著消遣,釣上來又放進去。

之前可不是這樣。胡興忠記得,3年前,別說水庫里的魚兒,就連下游農田河道里都有二三十厘米長的魚,“以前水庫的水,是我們的飲水,后來就只能洗衣服了,到現在啥都做不成。“

2008年,養豬場的成立打破了村莊固有的平靜。

雨臺村村民雷霖回憶,養豬場建成不久,從2009年開始,村莊便被臭氣籠罩,一開始養豬場將污水直接排進水庫里,造成水庫污染,村民們不得已紛紛在自家打水井,但漸漸井水也開始變渾濁,產生異味,“沒打水井的人家,只好到其他村里去挑水喝,直到村里通了自來水。

村民們還發現,當年稻田里的水稻稻谷發黑,大量減產。黃顯榮等村民認為,這是因為污水和排泄物涌進農田,施肥過度的稻苗猛長,但谷子不成熟、不飽滿,造成減產。70歲的黃顯榮抓起一把自家稻田中收來的谷子,只見顏色發黑,一搓脫皮之后谷粒就成為粉末,“你看,這種怎么吃?我們自己也不敢吃。” 黃顯榮說,自己種了一輩子田,還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。

村民們說,雨臺村的5個自然村,約200畝地,在養豬場建成后不久被迫荒廢。拋荒的稻田被養豬場以一畝300元一年的價格承租,但排污還在繼續,使得雨臺村的魯田堡、大付灣、楊家、雷家灣、郝家埡等5個村小組約130戶人家的生產生活受到影響,水庫的污水也一直未作處理。“有時候水大泛起來的沫子有兩米多高,人在水里站時間長了,先是皮膚癢,慢慢會感覺疼,我們種米的人,要買米吃。”村民沈愛平說。

這樣的現狀,在雨臺村持續了近5年,人們對村莊中彌漫的豬糞味道似乎習以為常,“天氣熱時味道更大,最主要是又黑又大的蚊子,傍晚一張嘴就能吃到蚊子,伸手一抓就是一大把,黑壓壓一片,不敢開門。”雷霖說。

未被執行的判決

雷霖回憶,2009年就有村民向上反映問題,從鄉里反映到縣里,再到市一級,但污染問題依然未解。臨澧縣環保局主管信訪工作的郭大毅稱,了解情況后,他們在2012年第一次向污染企業下達責令整改通知書。但這個責令似乎無效,村民張麗軍等人不得不將養豬場訴至法院。

2012 年9月10日,村民張興國將臨澧縣富達養殖業專業合作社告上法庭。臨澧縣人民法院于2013年1月16日公開開庭審理后認為,“該企業導致郝家埡水庫水質下降,對張興國的生活造成了影響”。但張興國無法具體提供污染造成的損失,故判決合作社在3個月之內通過“環境影響評價“,并按環評的報告書規定完善防治措施,駁回張興國的其他訴訟請求。

不服判決的張興國上訴至常德市中級人民法院。2013年6月3日,法院認定:“養豬場實施了污染環境的行為,造成了他人的損害”,但是撤銷了初級法院民事判決,駁回了張興國的其他訴訟請求。

打官司失敗的村民們,并沒有放棄,面對著至今都還沒有完成環境影響評價的污染企業,他們開始分別上訪。2013年12月份,一份200多名村民簽字按紅手印的“請愿書“被遞到當地政府部門。

周道兵就是其中的一個上訪者。在層層反映問題無效后,他上訪到湖南省。期間,常德市環保局針對省環保廳交辦“臨澧縣柏枝鄉雨臺村養豬場污水流入水庫造成嚴重污染”信訪件,回復稱:“一是對郝家埡水庫污水池清理干凈,防止滲漏污水進水庫;二是對養殖污水存在滲漏現象進行修復;三是污染治理設施于2013年12 月31日配套到位,做到達標排放。”

雷霖也沒有閑著,他通過網絡向外界展示自己滿目瘡痍的村莊。

2014年4月份,排污依然在進行,雷霖的網貼吸引了當地媒體,經媒體報道后,臨澧縣環保局等部門一起協商,把解決的時間推遲到6月30日,商定在此之前該合作社必須做到達標排放。

6月27日,眼看著6月份將過,當地政府又組織環保部門、企業和村民們協商,把做到達標排放的時間推遲到9月30日。“就這樣一次次推遲,政府一次次容許他們排污,這下又增加了3個月,說是協商,答應治理和補償我們村民,但照樣跟以前一樣,沒有改進。”村民雷霖說。

有“背景”的企業

不知什么時候,就在雨臺村的村民們通過法律等途徑尋求解決污染問題時,一塊“臨澧縣公安局重點企業保護單位“牌子卻悄然被掛在了養豬場的大門上。

2014年4月24日,臨澧縣公安局回應稱,這塊牌子并非公安局頒發,而是合作社自行掛上。隨后,公安局將牌子摘下,并稱對合作社責任人做出了處罰。

雷霖稱,他聽聞合作社法定代表人被拘留5日,并罰款。

“后臺硬。”村民們稱,合作社法定代表人賈從華是臨澧縣現任政協委員,而賈的姨夫,是現任縣政協主席。

對此,臨澧縣宣傳部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,賈從華有親戚在政協工作,但一人做事一人當,污染的問題應該由賈從華負責。

同時,縣環保局答復稱,該企業并沒什么背景,在執法過程中并未遇到任何阻礙。

合作社總經理黃定輝告訴澎湃新聞,養豬場由3個合伙人出資3000萬元,之前廠長賈從華,另外還有兩位股東,目前圈養豬6000頭左右。

黃定輝承認企業確實造成了污染,排放達不到標準,也因此跟村民常發生沖突,政府部門多次協調,公司也一直在積極配合。據他稱,造成的污染主要是排泄物,污水是沼液造成的,而企業目前也正在改善排污設施。

同時,黃定輝稱,他們從承包水庫后,每年往水庫放兩次魚,出現大面積死亡是因為天氣燥熱所致,“為了使魚成活,我們還要經常往水庫里撒石灰粉,后由于水庫不能外包,現在不是我們承包了。”

黃定輝說,縣環保局要求他們埋管道將污水排到下游雨臺村兩公里外,但他覺得這個要求不合適,“我們排放不達標,排再遠,下游照樣是污染的,我想著我們的凈水設備調試完畢后水就達標了。”

實際上,早在2001年12月28日,國家環保總局和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局聯合發布了《畜禽養殖業污染物排放標準》,這份標準自2003年1月1日起就施行,對各項排污指標做了規定要求。

對于該企業還沒有經過環評的問題,臨澧縣環保局郭大毅向澎湃新聞解釋稱,該企業建廠初期并沒有通過環保局,之前由于國家并沒有對養殖畜牧業方面的企業有相關要求規定,一開始污染問題也不突出,所以該企業至今都沒有經過環評,排放不達標污水。“這是歷史遺留問題,縣環保局也好像沒有環評批審的資格,所以這么多年他沒環評,現在常德市環保局對這個已經立案。”環保局相關人員說。

郭大毅稱,企業的污水清理設備需要時日,受天氣因素和施工進度的影響,出現一次次推后的情況,“豬是活體,要求其停產很困難。”

同時,縣環保局答復稱,他們的環境監測站對該企業排放的污水進行過檢測。環保組織綠色和平項目官員施麗玲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地表水、飲用水標準分別對該縣2013年12月6日的一份《臨澧縣環境檢測站分析結果報告單》進行分析。施麗玲說,從養豬場排出的污水中含有銅、鉛、鎘等重金屬元素,受其影響,雨臺村的水庫、池塘、農田灌溉渠、淺井水都成為劣五類水質,其中銅超標9倍,COD(化學需氧量)也是嚴重超標,不能作為飲用水水源地,“井水不要喝了,COD中究竟含有什么沒有化驗,但無疑是不安全了,就算治理,水和土壤的恢復也不是一兩年的事情。”

mg电子游戏是什么规律 北单比分直播新浪爱 深圳风采 辽宁35选7 风暴体育比分直播 体彩p5 华体网即时指数 浙江6+1 排名前十的股票配资平台 云南时时彩 北单比分小王子 球探体育比分苹果下载 国际股票指数字母名称表 球琛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体彩20选5 三级片区视频 十一运夺金